「台灣豫劇交響樂 永恆的生命II」謝幕了! 許多陌生民眾在這短短幾天寄上百封簡訊與電話對於此次團隊精湛的演出佳評如潮,深深撫慰我製作中忐忑的心。
觀眾在電話中可愛的倒背如流王昭君,成吉思汗歷史與我探討結果論,這是意外的收穫,未料作品的效應如此深植民心。有些觀眾告知我他們從王昭君的一代佳人至葬花關注的眼神似乎已入戲很深(椅子坐一半),許多婦人暗自拭淚,不捨昭君為漢匈兩國捨我為大愛的精神。

指揮«葬花»一曲琵琶聲聲急促彈撥意喻昭君即不堪處境以自縊了結生命,使我幾度淚下不能自己,這是作曲家劉聖賢老師的功勞,在短短一分鐘的音群推移讓作品達至最上乘之情緒! 對他無不佩服致敬。
作品雖已謝幕,製作費用雖未能平衡,但贏到社會普遍的肯定鼓勵,也隨而喜樂自在,因為有您相伴我不寂寞!

DSC08507 DSC08170

演出精華畫面